渡和.

是个没人要的小怪物。
没有智商,是个傻逼,不会写文。自娱自乐,随手乱想,瞎逼逼预警

2019.1.21
刀不会有第二次机会划过脉络.

2019.1.20
突然爱上自拍[。

“只要两个人坚信他们能够天长地久,就能够天长地久。”——[美]安娜·昆德兰《不曾走过,怎会懂得》
按照我的读书习惯一般我不喜欢读这种题目听起来就像那些烂大街心灵鸡汤的书。但这本书有一些不同。

2019.1.19
啊,真的好开心。和她那么久的冷漠,能接到她这样的消息,已经很满足了。

借用小时代里林萧的一句话:遇见她,已经用光了我所有的好运气,我已经没有运气再陪在她身边了。

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得个什么绝症比如癌症之类的,治不好,于是就能安心地死掉,不会有觉得亏欠了谁。小时代里周崇光的胃癌就不错,我正在努力。

图片是2018.1.17

整理了衣柜。发现除了父亲买的两件,没有一套我能穿出门的衣服。自己搭配的衣服被母亲嘲笑好像八十岁的老太太而不允许我不出。可那毕竟是我的衣柜。

今天就不出门骑车了。

2019.1.15
阳光是永远会透过尘土的。她将亲吻每一颗头骨,如同亲吻她的恋人。

尘土只会把头骨埋葬,深深地,深深地埋葬。埋葬在深渊,不可言说。

2019.1.11

欲写“2019.1.10”,才发现明天已然降临。

和父亲去了他的店里。上午去买了新的衣裳,虽然这个天穿着有些冷,我却非得穿上到他店里十一点才回家。

于是在那里冷得不行。只能左跳跳右跳跳取暖。

回来的路上,转的公交十点就收车了。只好一步一步走回去。脚疼得厉害。耳机中传来很久以前喜爱的歌。好像突然明白了。

在网络上听的情深似海太多,多得我以为现实中也是这般。只可笑错的离谱。情几分伤几寸。穿肺刺心,不过如此。

2019.1.8
刚刚遇见了明显是夫妇的两位老人。老奶奶头上戴着一顶白色的绒帽,老爷爷头上戴着一顶墨绿色的绒帽。老爷爷握着老奶奶的手塞进他的衣兜里。墨绿色的军大衣很温暖。他们走得很慢,蹒跚而行。那一刻我想,“相爱到老”大概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四字词了。

刚中医笑眯眯地说:“中药可以停,扎针不能停。”
闻言的我犹如从天上摔回地下。
中药我已经到了每次都机械地端起碗咕嘟咕嘟灌下去,就当自己是个罐子。但是扎针,说疼,也不疼;说不疼,也疼。尤其今天放血,左右手无名指和食指各扎一针,疼地厉害,血哗哗哗就流出来了。我面无表情,倒是旁边的阿姨被吓得一惊,说这娃娃好乖,都不叫出声的;又说这娃娃怎么都不怕,看着扎都没有...

2019.1.7

好像把日子安排在床上看视频比较好度过。上午学习坚持没两小时,就拿着手机把以前追的电视剧看了几集。是很致郁,但很吸引我的东西。看着看着就觉得这个世界大概是一个童话故事,而我是另外一个童话故事的人物。闯入这个世界,什么也没带来,什么也带不走。既不能融入,又不能退出。真是很失败的十七年。

新年提前许个愿:活着。

发现一个小巧合。

日语中,太宰的发音是“哒宰”。也就是Dazai

中也的发音是Chuya。

让我们提炼出首字母,是“C”和“D”。

然后让我们看看英文字母表。

ABCDEFGHIJKLMNOPQRSTYVWXYZ。

以字母表的排列是CD。

CD翻译过来是什么?

中太。

巧合发表完毕,over。

我知道我写字很丑[………
在时之歌最开始的时候开始追,后来到孤帆之后就渐渐淡了。现在时之歌又火起来,留个纪念啊。大概一两年前的东西。因为手稿要丢了,做个纪念。

1 / 5

© 渡和. | Powered by LOFTER